搜索

专访|《墨雨云间》导演马诗歌:一次短剧思维做长剧的尝试

发表于 2024-07-21 23:58:31 来源:邢台市某某化工销售部

电视剧《墨雨云间》热播,专访做长收视和讨论度居高不下。墨雨马诗该剧三位导演中,云间荷泽市某某物流运营部马诗歌是导演短剧最年轻的一位。他曾担任过多部网络短剧的歌次编导工作,在《墨雨云间》之前从没拍过长剧。尝试

《墨雨云间》海报

三年前,专访做长他在机缘巧合下执导了欢娱影视的墨雨马诗短剧《一纸寄风月》。拍完之后,云间于正向他推荐了一本小说,导演短剧“我一开始以为他就是歌次跟我‘好书分享’,结果一周后他问我:‘看完了吗?我现在要把这本书改成电视剧,尝试我想找一个懂短剧的专访做长人来做这个剧本’。”

这本小说正是墨雨马诗《墨雨云间》的原著,“我就这样,云间成了接触这个项目可能除于老师之外最早的人。”马诗歌笑说。除了导演,他首先成为了这部剧的编剧,“从2021年底开始,第一稿剧本基本是我来做的。”

《墨雨云间》导演马诗歌

没人比吴谨言更适合薛芳菲

从男女主的情感发展模式来说,马诗歌认为,《墨雨云间》也和目前同类型剧集比较主流的荷泽市某某物流运营部情感发展模式不太一样。“这次创作有个很好的点,就是我们没怎么受到太多外界干扰。”马诗歌说道,“比如,很多剧一上来会要求男女主要发糖,尤其是剧情前期,让观众嗑起来才能留住观众之类的。但我们这次创作,没怎么考虑这个,想得更多是男女主如何完成各自的事业线。而他们的互动,也是建立在他们的人设和关系变化上,不是为了甜而甜。”

《墨雨云间》剧照

“吴谨言和王星越因为年龄差比较大,一开始大家不会特别看好他们的CP感。”马诗歌坦言。但王星越非常贴合角色,且善于“用眼睛演戏”。“他的眼神戏的价值很高,因为这个角色很多时候就是在观察,通过他的眼神和微表情在传递那种腹黑邪魅,他的度把握得很好。”

而对吴谨言,他也是不吝赞扬,“我可以说,内娱没人比吴谨言更适合薛芳菲。她本身就有那种很倔强不服输的劲头,同时,她虽然是在复仇,但没有那种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戾气,很多时候她还是柔软脆弱的,破碎感的。”

在马诗歌看来,吴谨言和王星越其实CP感很强,“因为他们首先符合他们的人物本身,然后剧本给人物设置了各种情感和场景,就顺理成章。所以可能不是吴谨言和王星越有CP感,而是薛芳菲和萧蘅有CP感。”马诗歌笑说,“当然,他俩在片场关系也非常和谐,经常在片场都是用方言交流,就有点像他俩之间的一种密码。”这种日常的默契,在马诗歌看来,对演员很好,他们会不自觉地带入到表演中。“而且他俩都是那种特别喜欢琢磨和设计角色的。只要拍他俩的戏,我就看他俩即兴互动,碰撞出更多好的表演。”

《墨雨云间》剧照

总导演自带鼓风机

《墨雨云间》的总导演侣皓吉吉,此前最为人所熟知的作品是《太子妃升职记》,其个人风格十分强烈突出。“吉吉导演作为总导演,白导(白云默)和我这次是统一在他的美学风格之下的。”马诗歌说道。

在他看来,侣皓吉吉极其擅长拍摄情绪渲染和爆发的戏。“他的风格很贴合薛芳菲内心那种奔涌的情绪。而且这个戏里很多角色,比如长公主,前夫哥,他们很多时候要呈现的情绪情感都是大开大合的,那这种时候除了靠演员的表演,视听语言的氛围烘托也很重要。”

《太子妃升职记》剧照

为了完成这种情感和氛围的呈现,侣皓吉吉在工作中极其细致。在马诗歌的观察中,比如演员躺在地上衣服怎么摆,他都是亲自上手;衣服被风吹起来,是哪些部分吹起来,吹到哪个角度,他也要让人用鱼线去拉到他理想的位置。

《墨雨云间》剧照

连鼓风机都是侣皓吉吉自带的,马诗歌透露,“我第一次见导演自带鼓风机进组,因为他觉得剧组的鼓风机都不行,衣服吹起来飘动的感觉不够柔,达不到他的要求。”侣皓吉吉以前做时尚摄影,用的鼓风机是时尚摄影现场用的,“那个牌子的风机就是比较神奇,比如说把衣服吹到悬停在半空,但却没有那种很猛很硬的感觉。”马诗歌感慨,“在没有接触吉吉导演之前,可能别人会觉得,不就是拿鼓风机吹吗?谁不会?你接触了他就知道,真不一样。”

采访最后,他提到在网上讨论度颇高的“琴试”一场戏,基本整个呈现都是侣皓吉吉的智慧。“比如弹琴的过程中,出现了飞天女神、恶魔、蝴蝶、草原,一开始这些是剧本里没写的,剧本有一些薛芳菲和沈玉容过往的闪回穿插其中,就相当于在弹琴过程当中把那些前史讲给大家。但吉吉导演看剧本的时候,觉得情绪还不够,需要用视觉的方式来更好地展现人物内心的挣扎。所以现在的呈现,是吉吉导演自己亲手写的,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墨雨云间》剧照

短剧思维做长剧

在《墨雨云间》的创作中,马诗歌很清楚,这个故事本身是被纳入一个成熟的类型中的,“类型成熟好处是,受众明确;坏处是,竞品多,这类作品太多了。”如何破题,就要在完成一个类型的规定动作之外,在经典桥段里找创新点。

他以剧中姜若瑶给自己下药陷害薛芳菲的情节举例,“按常规写法,应该是女主叫来一家老小,在众人面前舌战群儒,洗清嫌疑的戏。但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确实觉得这种戏太多了,观众都能猜到,且叙事效率不高。所以我们把它改成了薛芳菲和姜若瑶闭门推演。”在不丢失剧情信息量的同时,通过“推演”这个情节,加快叙事节奏,完成该完成的戏剧任务,但情节又相对新颖一些。

除此之外,另一个剧本创作难点是反派人物塑造。“反派是很难写的,我们不希望把他们塑造成纸片人,希望能呈现反派背后的人生和逻辑。我们在怎么写好沈玉容、长公主、季淑然等方面,花了很多功夫。不管拍还是写,都要把人物做到极致。这是于老师一直在跟我们讲的。”

《墨雨云间》剧照

以长公主这个人物为例,在编剧团队最早的设定中,她是个行事张扬又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捉摸不透才有迷惑性,才能制造足够的压力。甚至公主到底是爱沈玉容还是把他当作一个玩物,也让人猜不透,这是我们想呈现给观众的感觉。公主这个角色你越往后看,越会发现她残忍背后的苦楚,看到她的复杂性。疯是她的保护色,随着剧情进展,她隐藏在疯背后的东西,会慢慢被揭示出来。”

现在回头看,马诗歌佩服于正的前瞻性。“很早之前,欢娱影视就看到短剧市场的上升势头,并开始制作短剧。于正老师还预感到,未来长剧观众的口味会变,所以才尝试着在长剧的创作中,加入短剧思维。”在创作《墨雨云间》剧本时,马诗歌坦言他运用了不少做短剧的思维。

“短剧一般一集十几二十分钟,整部剧大概两百分钟。受篇幅所限,要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讲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这会训练短剧的创作者必须在短时间内给出足够精彩有效的情节。”马诗歌说,“短剧一般没有明星卡司,制作成本也相对低廉,那靠什么吸引观众?只有剧情。剧情是短剧唯一的武器。”

但马诗歌也强调,剧情足够吸引人,故事节奏足够快,不是短剧的专属。“美剧的信息量很大,叙事节奏很快,但没人会说,美剧像短剧吧?”他指出,以前观众对长剧宽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明星演员阵容。但现在,观众对剧情的精彩和叙事效率要求更高了。“所以在我看来,并不是机械地把短剧方法论放到长剧创作中,而是长剧在回归靠剧情吸引观众的正确创作模式。”

随机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专访|《墨雨云间》导演马诗歌:一次短剧思维做长剧的尝试,邢台市某某化工销售部   sitemap

5293.top 回顶部